歷史文化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人文西安  >  歷史文化
以馴禽獸為主的動物戲
發布時間:2021-06-23     作者:耿占軍 楊文秀   來源:摘自《漢唐長安的樂舞與百戲》   分享到:

與漢代相比,唐代長安的動物戲發生了很大變化,血腥殘酷的斗獸表演鮮有所聞,而馴獸、馴禽卻至為繁榮,成為唐代長安動物戲的主流。

在當時的馴獸表演中,“舞馬”最具特色。舞馬源于南北朝,至盛唐時得到空前發展。據美國學者謝弗所著《唐代的外來文明》引《景龍文館記》記載,唐中宗(684年、705-710年在位)時,在一次招待吐蕃使者的宴會上,就曾有舞馬表演,“樂作,馬皆隨音蹀足。遇作《飲酒樂》者,以口銜杯,臥而復起”。這段描寫與1970年10月在西安南郊何家村出土的唐代皮囊式銀壺上的舞馬銜杯圖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后來到了開元(713-741)、天寶(742-756)年間,唐玄宗嘗命人教舞馬四百蹄,各為左右,分為部目,為“某家寵”“某家驕”。他們將這些馬“衣以文繡,絡以金銀,飾其鬃鬣,間雜珠玉。其曲謂之《傾杯樂》者數十回,奮首鼓尾,縱橫應節。又施三層板床,乘馬而上,旋轉如飛?;蛎鼔咽颗e一榻,馬舞于榻上”。每當玄宗的生誕日——千秋節,則命舞于勤政樓下。張說的《舞馬千秋萬歲樂府詞》說:“天馬來儀自海西,腕足徐行拜兩膝。繁驕不進踏千蹄……更有銜杯終宴曲,垂頭掉尾醉如泥?!泵鑼懙木褪沁@種舞馬的動人場景。從張說詩中“天馬來儀自海西”和李商隱《思賢頓》“舞成青海馬”的描寫來看,這些舞馬應當源出青海的吐谷渾。后來,安史亂發,唐玄宗南逃四川,他的那些舞馬遂散落民間。

image.png

唐舞馬銜杯皮囊式銀壺

馴犀和馴象是唐代長安雜技中的珍稀節目。當時,南方地區曾多次向長安宮廷之中進獻馴象和馴犀,以作觀賞和表演之用。唐玄宗時,每賜宴設酺會,則于勤政樓下“列大象、犀牛入場,或拜舞,動中音律”。唐僖宗乾符四年(877年),占城國(今越南中南部)也曾獻來馴象三頭,“當殿引對,亦能拜舞”。唐代詩人常袞在《奉和圣制麟德殿燕百僚應制》一詩中寫到:“蠻夷陪作位,犀象舞成行?!泵枋龅木褪沁@種馴獸表演的喜慶場面。而西藏桑鳶寺唐代壁畫上描繪的馴象圖,有力士與象角力,使象假作摔倒;還有令象以前足及鼻為支點,后腳凌空,作倒立動作中,形象具體生動,而且有的動作(如象倒立)在現代的馴象表演中仍??吹?。

此外,唐代長安動物戲中還有馴猴表演。據《幕府燕閑錄》記載,唐昭宗(888-904年在位)駕下伎藝人中有弄猴者,“猴頗馴,能隨班起居。昭宗賜以緋袍,號孫供奉”。故羅隱《感弄猴人賜朱紱》詩云:“十二三年就試期,五湖煙月奈相違。何如買取胡孫弄,一笑君王便著緋?!弊x書竟不如馴猴當官來得容易,也難怪詩人會發出如此感慨了!在《舊唐書·音樂志》所載散樂百戲中,還有一項“獼猴緣竿”,當屬馴化獼猴做爬竿表演一類的動物戲。在現存日本的《唐舞繪》中,有一幅“猿通金輪”的猴戲圖,描畫的正是馴猴表演的場景。

image.png

《唐舞繪》之猴戲圖

馴禽鳥在唐代長安也很受歡迎,其中尤以馴斗雞最為有名。早在唐朝初期,斗雞就是長安民間寒食和清明期間的主要節令娛樂活動。杜淹嘗在《詠寒食斗雞應秦王教》詩中寫到:“寒食東郊道,揚鞲競出籠?;ü诔跽杖?,芥羽正生風。顧敵知心勇,先鳴覺氣雄。長翹頻掃陣,利爪屢通中。飛毛遍綠野,灑血漬芳從。雖然百戰勝,會自不論功?!倍冯u的場面激烈而熱鬧,顯示了唐初斗雞的水平。到了唐玄宗(712-756年在位)時期,長安的斗雞活動達到了高潮,這當然與玄宗的大力倡導有關。唐玄宗在未登基之前,就很喜歡民間清明節斗雞之戲。即位之后,他便于宮中設置雞坊,“索長安雄雞金豪鐵距、高冠昂尾千數,養于雞坊,選六軍小兒五百人,使馴擾教飼”。并任命解鳥語、善馴斗雞的賈昌為雞坊五百小兒長,天下號為“神雞童”。每當節慶宴會之時,賈昌就打扮一新,手執鐸拂,引導群雞徐立于廣場,“顧眄如神,指揮風生”。群雞在他的指揮下,一個個“樹毛振翼,礪吻磨距,抑怒待勝,進退有期”。在決出勝負之后,則“強者前,弱者后,隨昌雁行,歸于雞坊”。這一非同尋常的表演,使其他的伎藝人無不“索氣沮色,逡巡不敢入”。其水平之高,即使放在我國雜技歷史的長河中也是比較罕見的,因為這確已超出了單純斗雞的范疇,而堪稱是一場大型的馴禽表演。受其影響,當時的長安城中弄雞成風。據說直到宋代,京兆戶民猶“尚斗雞、走犬之戲,習以為業”。

馴鸚鵡也是唐代長安的一項馴禽節目。開元(713-741)中,宮中有只五色鸚鵡,能言而惠,玄宗嘗命左右試牽自己的衣服,此鸚鵡輒瞑目以叱之。天寶(742-756)中,嶺南獻白鸚鵡,馴養于宮中。歲久,頗甚聰慧,洞曉言詞,唐玄宗和楊貴妃皆呼為“雪衣女”。玄宗曾命以當時詞臣篇詠教之,數通便可諷誦。玄宗每與嬪妃及諸王博戲,稍有不勝,左右即呼“雪衣女”。此鳥必飛入局中,鼓翼以亂之,或啄嬪妃及諸王手,使不能爭道。其馴化程度之高,確非常者可比。此外。民間也常有馴養鸚鵡者。如勝業坊古寺曲霍小玉家就馴養有一只鸚鵡,每見人來,它就高聲叫到:“有人入來,急下簾者?!币埠苡徐`性。唐代詩人王建《宮詞一百首》中就有詠鸚鵡詩:“鸚鵡誰教轉舌關,內人手里養來奸。語多更覺承恩澤,數對君王憶隴山?!泵鑼懙木褪菍m中馴鸚鵡的情況。

另據宋代錢易的《南部新書》記載,唐代魏伶在做長安西市丞時,曾馴養了一只赤嘴鳥,每于人群中乞錢,人取一文,而銜以送伶處,日收數百,時之稱為“魏丞鳥”。唐代馮贄《云仙雜記》還提到有個叫衛濟川的人,他馴養了六只鶴,能夠識字。濟川檢書,皆使鶴銜取之,從無差錯??梢姰敃r馴禽鳥的種類還是比較多的。

在唐代長安的小動物戲中,馴刺猬算是一個比較有趣的節目。據唐代李綽的《尚書故實》記載,長安街陌之中曾有聚觀戲場者,原來是有兩只刺猬在表演對打,“既合節奏,又中章程”。確實比較新穎、有趣。

此外,在當時還出現了一種嶄新的動物戲——馴昆蟲。相傳在唐憲宗(805-820年在位)及穆宗(820-824年在位)時,有個飛龍衛士名韓志和,曾于皇上面前以蠅虎子分隊舞(涼州》,“盤回宛轉,無不中節。每遇致詞處,則隱隱如蠅聲。及曲終,累累而退,若有尊卑等級”。另外,于在襄州(治今湖北襄樊)時,也曾見過山人王固表演馴蠅虎子。蠅虎子,即蠅狐也,形似蜘蛛而色灰白,善捕蠅、蝗。在唐代,經過人的訓練,蠅虎子已能做到聞樂而動,的確是比較新奇的節目。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亚洲av色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