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教育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家庭百科  >  成長教育
最恐怖家庭關系:父母如水蛭,孩子如供體
發布時間:2021-06-17     作者:   來源:壹心理   分享到:

1.jpeg

“我想要你的愛,你卻想要我的命”

前段時間,江蘇一個12歲的女孩佳佳,被母親嚴重燙傷。

4歲父母離異,跟隨母親楊某生活的她,從小就活在體罰的陰影下。

楊某“望女成鳳”,逼迫還是小學生的佳佳,去學習大學英語。

佳佳學習稍令她不滿意,楊某就發瘋一樣地打罵、體罰,甚至在法院發出人身保護令后,她仍兩次用燒熱的鍋鏟將佳佳燙傷。

看著照片里孩子稚嫩的小手,和鮮紅的傷痕,很多網友氣憤得無以復加:

“這下手的是親媽嗎?!”

是親媽。

“我想要你的愛,你卻想要我的命”。

這個已經不是教育、雞娃、內卷可以解釋的了,這是純粹的暴力和虐待。

所謂“望女成鳳”,不過是楊某把離異后對孩子父親的恨,對生活的不如意,用變態的方式發泄在自己女兒頭上。

撒完氣后,還希望女兒可以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如她所愿地考高分、拼名校、有出息,來安撫她因自己人生失敗而產生的焦慮和挫敗感。

這算盤打得也太好了吧。

父母,一般有三種類型:

  • 好的父母,既給予孩子愛和支持,又給予孩子自由,這樣的孩子最幸運;

  • 差一些的父母,即便給不到足夠的愛,但嚴守邊界,放孩子自由,這也算是留給孩子一條路;

  • 而最差的父母,就是楊某這樣的。既給不了愛,包括理解、尊重、信任和欣賞,又控制欲極強,要求孩子足夠優秀出色,最好超過所有“別人家的孩子”。

否則,就會失望、嫌惡,甚至拳腳相加,恨不得把眼前這個不爭氣的孩子換掉,換成一個完美的、能安撫自己焦慮的“乖寶寶”。

又雞賊,又差勁。

我管最后這類父母,叫“水蛭型父母”。

他們的特點為:

對自己的人生不滿,卻不肯反思自身的原因,也不愿意通過自己的努力來改變。

而是轉頭把目光鎖在孩子身上,如同水蛭吸血,通過控制孩子、“寄生”孩子、奪取孩子的人生,來緩解自己的無價值感。


“水蛭型”父母,有些很有迷惑性

值得注意的是,“水蛭型”父母不都是這樣非打即罵的。

也有一些表現得非常溫柔、非常愛孩子。

極具迷惑性。

前段時間,考上常春藤聯盟卻自殺的北美高材生張一得,在網絡上掀起軒然大波。

他的爸爸獨自把他帶大,真可謂竭盡全力:

張父除了孩子以外,完全沒有自己的生活,一切圍著孩子轉。

給孩子拍了20多萬張照片,拍壞5部相機,雕刻25萬個英文字母,10年做飯菜譜不重復,還給孩子建了一個博物館。

甚至,在兒子已經19歲的時候,依然“保姆般24小時陪讀……”

之后,更是憑借分享兒子的一切動態,成為廣州育兒圈里的“模范爸爸”“教育專家”。

一切看起來都那么美好感人,直到張一得跳樓自殺。

“這么好、這么以孩子為中心的父親,孩子怎么會想自殺呢?”

事實上,當一個孩子,明明得到很多照顧,卻越活越提不起勁兒,只有兩個原因:

要么有人在替他活著,要么他在替別人活著。

沒有其余可能性。

也就是說,當他只剩下一個軀殼,頭腦和心靈都被別人的意志所充滿時,他找不到自己,自然也就找不到活著的意義。

兒子自殺后的第一個五一,張父在自己的公號發文。

他先是給自己精心做了菜,對菜品一一做了介紹,然后寫道:

“自己的前一個人生階段,十年每天給孩子做的菜從不重復,感覺活出了漂亮的自己?!?/span>

大家細品這句:“活出了漂亮的自己?!?/p>

他每天變著花樣給孩子做飯,大概從不是為了滿足孩子的需求,而是為了自己。

接下來,他又寫道:

“或許一不小心,哪天從孤寡老帥哥,變成了有愛妻相伴,說不準也給妻子做的菜永不重復?!?/span>

不寒而栗。

他最愛的,大概始終是他自己,唯一能看見的也只是他自己。

而其他所有人,不過是他用來體現“我是好的”“我是有愛的”“我是有價值的”的工具而已。

他曾說過,自己的前半生眾叛親離,一敗涂地,因此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兒子身上。

如果兒子的人生、兒子的成功、兒子的一切,都只為了證明爸爸的價值感、存在感。

那孩子,就是一個金光閃閃的工具。

使用工具的人未必不在乎這個工具,甚至可能會精心擦拭,好好保養。

但問題是,對使用者而言,這個“工具”始終不是一個大寫的“人”。

既然沒把孩子當成一個真正的人,那么孩子作為一個獨立完整的人的意志、需求、感受,也就統統不重要了。

眾多事實也同樣證明,張父從未真正看到過孩子的種種真實需求。

表面上看起來,他和前面打女兒的楊某有天壤之別:一個虐待孩子,一個照料孩子。

但實質都是:由于對自己的人生不滿,而把自己的靈魂和欲望注射進孩子的身體。

像一個惡劣的寄生物一樣,借孩子這個供體再重活一次。


對孩子的傷害:空心人,無法為自己活

一般情況下,與“水蛭型父母”對應的,是“空心人孩子”。

這樣的孩子,社會功能是存在的,能工作,能生活,但身體卻像是飄著的,踩不到地。

因為從小總是被否認,內心的“自我”很早就消失了,所以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更不知道自己真實的感覺。

就好像一個被設定程序的機器人,該笑就笑,該哭就哭,但就是覺得“那不是自己”。

這是一種很恐怖的感覺,想死水一般虛無。

長期浸泡在這種感覺里,人會覺得失去了活著的意義。

張一得自殺后,他父親說了一句著名的話:“我尊重孩子的選擇?!?/p>

這話細想非常有問題。

孩子自殺,那是有選擇嗎?但凡有選擇的孩子怎么會自殺?

螻蟻尚且貪生,何況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

那根本就不是孩子“選”的,那是被逼無奈。

所以,“水蛭型父母”對孩子最大的傷害,就是方方面面入侵孩子的生活。

把孩子的人生路據為己有,讓孩子無路可走。


如何破局:覺知永遠是第一步

要知道,在被父母綁架這件事上,找到了源頭的我們,與迷茫中的我們,是完全不同的。

a. 識別水蛭型父母,小心被道德綁架

首先,水蛭型父母看上去都很無助可憐,因為他們自己的人生一般都過得很不如意,而孩子對父母天然有拯救欲望,他們寧愿犧牲自己而使父母高興。

當孩子看到,壓抑自己的真實感受,而去做父母想讓自己做的事,父母就會高興、滿意時,孩子就像得到了一把鑰匙,很快形成路徑依賴,不斷重復,以此來討父母的歡心,得到父母的關注。

久而久之,失去了自己。

如果父母讓你有一種感覺,就是:

“我只有你了”;

“只有你按我說的做,我才會快樂,否則我就生無可戀了”;

“你是我的全部希望……”

請記住,這不是愛,很可能是他自己的號練廢了,想盜你的號了。

一個成年人,力量要比孩子大得多,健康的成年人會去開拓自己的人生,而不會擠壓孩子的生命空間、依賴孩子給自己創造快樂和價值感。

所以,當識別出“水蛭型父母”后,要收起舊有模式,不要再試圖拯救“可憐”的他們,榨干自己來滋養他們。

心理上,去做一個切割。

b. 自己給自己回血

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當生命力被水蛭型父母吸得差不多后,很多孩子會出現上文所說的“死水一般的虛無感和無意義感”。

這時候不要逼著自己積極。

虛度也行,懶散也行,不思進取也行,怎么都可以過一天。就像花草魚蟲,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存在就可以了,不需要為了什么意義而活。

請記住,所謂“愛自己”,并不是要成為“更好的自己”,而是“允許現在的自己”。

而這,也是一切改變的前提和基礎。

生命像一條長河,每個絕望的時刻,你可能真的會感到一切毫無希望了。

是的,這個感受也許是真的。

但同時,你也要明白,感受并不等同于現實。

就像那一刻你的眼睛被蒙住了,覺得世界一定是黑暗的,但這并不是現實。

每個難熬的當下,在若干年后看來,都只是生命中的一朵浪花而已。

你有很多的可能性,也有很多預料不到的精彩。

每當你找不到存在的意義,

或是迷失在黑夜里時,

別忘了,夜空中總有一顆最亮的星,

在指引你前進。

世界和我愛著你。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亚洲av色播在线观看